《新版台湾棒球一百年》:职棒在台湾

书名:新版 台湾棒球一百年作者:谢仕渊出版日期:2017年11月10日出版社:玉山社出版公司

《新版台湾棒球一百年》:职棒在台湾

洪腾胜与中华职棒联盟的成立

棒球得以深入社会、打动人心,一方面依靠国家队在国际赛上为国争光,一方面则需凭藉国内棒球风气的营造,两者配合,才能维繫棒球活动的热络。7、80年代,台湾棒球实力藉着三级棒球的世界冠军,以及奥运铜牌,已获得国内外肯定,国内棒球风潮自然也不在话下。只是当三级棒球球员进入成棒之后,这些技术已是世界一流且已离开校园,原本也应找份出人头地工作的球员,却只能「业余」地打打棒球时,前景似乎就有种「小时了了大未必佳」的寂寥。因此,帮球员找到固定的表演舞台,让棒球运动职业化,遂成为台湾棒球运动的重要出路。

然而,这种发展为何出现在80年代末期,而非棒球活动「强强滚」的70年代,却是个值得注意的问题。

或许,最重要的因素来自于70年代的社会氛围。那个时代,打球是为国争光,为钱打棒球的动机并不道德。早在70年代之前,台湾省运中便曾出现以金钱作为挖角凭藉的事件,此举被媒体以运动职业化等于失去运动精神为由,骂到狗血淋头。1974年,美国职棒辛辛那提红人队球探曾来台挖角,最后无疾而终,而当时的媒体也认为跨海寻求好球员固然可佩,但职业棒球为了钱而打球的目的,就不是什幺高尚的目标了。可见,打球赚钱可是件关乎操行的道德瑕疵。

再者,职业棒球具有若干娱乐性质,则让职业棒球为钱打球的形象更加扣分。1968年,巨人队抵台春训并举行数场队内对抗赛,这种桥段本属表演性质居多,而观众能看到众多球星自然也乐在其中,但是走马看花的调度、刻意拱王贞治的设计,却遭致媒体「太假了」的批评。放在竞赛精神的尺度上,这些批评或许公允,但也反映时人对职业棒球的认知并未十分充分。

当然,70年代成棒球员的数量与素质,与成棒国际成绩尚未获得肯定,皆是延缓棒球运动职业化的原因。

总之,严肃的生活、国家道德规範,终使台湾棒球职业化的脚步,留待到80年代才走出重要的一步。

70年代,台湾棒球的主角,原属三级棒球;80年代初期,成棒因三级棒球打下的深厚基础,渐渐提升实力,洛杉矶奥运的铜牌就是这段过程所结成的果实。奥运铜牌是台湾成棒获得认定的象徵,然而,台湾的环境却无从留住这批善战的成棒选手。奥运结束后,虽曾举行商讨选手未来发展的座谈会,但球员离台发展已成趋势,如同徐生明赴韩国发展,就被认为是开启了一条可行的路。于是,棒球选手的外销事业逐渐开展,台湾棒球菁英只能驰骋在异域的棒球战场上。

为留住棒球人才,棒球运动职业化的可能浮上檯面,然而环视当时刚起步、亏损连年的韩国职棒,却不禁要问:真的会有企业愿意投资赔钱的事业吗?再者,到了80年代末期,三级棒球发展已过高峰,也冲击到职棒兵源的远景。同时,职棒选手并不能参与国际赛,而在80年代,国际赛的成绩可是台湾棒球赖以维繫的重要凭藉,若因职棒成立而损及国家队战力,这与国家罪人何异。因此,职棒的推动,看来需要一个相当勇敢且不畏艰难的人来主其事。

这个或许会被精打细算的商人笑称是「憨人」的人,就是兄弟大饭店的老闆洪腾胜。

兄弟饭店的老闆洪腾胜,毕业于台大,从学生时代便为棒球队员,毕业后事业有成,且常回台大打棒球。因此,若说1984年9月兄弟棒球队的成立是为了赚钱,倒不如说那是洪腾胜及其兄弟实现棒球梦的时刻。

接下来的发展,更可窥见兄弟象发展棒球事业的企图心。招兵买马的兄弟象,在曾纪恩教练领军下,一路从乙组打到甲组成棒,期间更缔造14场连胜纪录。成绩好当然是球队受欢迎的主因,但「人品定优劣,苦练决胜负」的球队口号、讲求拚劲的球风、「用性命打球」的精神,都得到众多死忠球迷的认同;日后兄弟象与象迷的风格,都延续于此。

《新版台湾棒球一百年》:职棒在台湾

洪氏兄弟接下来的动作则更令人讶异,他们花了1亿元,在桃园龙潭兴建首座民间出资、符合国际标準的棒球场,于1986年11月完工启用。从这种花钱盖球场的作为,大概就知道洪老闆是「撩」下去了。

没错,洪腾胜接下来开始游说棒协发展职业棒球,并以兄弟饭店名义,捐赠6百万元作为职棒基金。1987年底,「职棒推动委员会」正式成立,由棒协理事长唐盼盼出任主任委员,洪腾胜则为执行秘书,负责实际工作。当时面临的基本困境是:职业棒球联盟总不能只有兄弟象一支球队吧!

但要别人拿出钱来、一起加入眼前看来显然会赔钱的生意,可真是一件颇为艰鉅的任务。当时,除了从赞助宜宁中学与文化大学开始成军、并已有广大球迷的味全棒球队有意愿之外,还真找不到第三个「苦主」愿意经营这种赔钱、只是乐了球迷的慈善事业。但是在洪腾胜四处游说下,统一企业与三商行终于有了回应,愿意共襄盛举,但球队教练及球员等组队事宜,则需交由洪腾胜负责。最终,统一与三商,从台电与合库队队员中,找到了基本班底。

在洪腾胜积极「代办」之下,职棒正式确定兄弟、味全、统一、三商等四支球团的基本架构。1989年10月23日,中华职棒联盟在兄弟饭店举行成立大会,棒协理事长唐盼盼出任会长,洪腾胜为秘书长,并决定1990年3月17日为中华职棒元年球季的开始。

职业棒球的高峰与低潮

1990年3月17日,中华职棒元年正式在台北棒球场、由兄弟象与统一狮揭开序幕,满场的观众,台湾职棒运动终于在众人齐心努力下有个好的开始,棒球迷终于在一年寥寥几场的国际赛之外,找寻到棒球热情的另一个依归。

不用说,人品与球技兼具的兄弟象,在李居明、王光辉等人的助阵下,成为职棒场上最受瞩目的焦点,尤其兄弟象在职棒3年到5年的3连霸,更让职棒运动走向高峰。而业余时便颇受好评的味全龙,则在黄平洋、孙昭立、陈金茂等年轻球员助阵下,勇夺职棒元年的冠军,成为在人气上与成绩上都足堪与兄弟象对垒的劲旅。两队的对战,往往是票房保证,职棒4年与5年的龙象对战,平均票房竟超过一万人,位居各种组合的首位。激情对峙难免插枪走火,职棒5年10月15日的龙象战中,发生象迷蛋洗台北球场事件,就是龙象热战的一段插曲。

而原本不甚积极的统一狮,则在立足台南的努力经营下,成为以区域性为主场经营的最佳楷模。涂鸿钦、康明杉、林仲秋,以及外籍球员鹰侠等人,则为夺得元年第1个球季冠军的三商虎,招来特定球迷的目光。1993年,俊国熊(兴农牛的前身)、时报鹰的加盟,则争取到了一批倾慕年轻好手的球迷,以及台中地主性观众加入。1997年,职棒在龙狮虎象加鹰熊中再加生力军──和信鲸(中信鲸)。职棒的战局,因为球队经营的特色,蔓延到台湾社会的各个阶层与各个地区。

《新版台湾棒球一百年》:职棒在台湾

更有甚者,球团也逐渐了解球员形象经营的重要,因此出现恐怖份子、七彩变化球、假日飞刀手、棒球王子等琳瑯满目的称号,象徵着球迷对球员的崇拜,也侧写了职棒市况的荣景。同时,由于职棒对战总是几队间的循环赛,胜负互见总是难免,因此对于职棒纪录的创新与累积,如一百支全垒打、一百胜等纪录,便在观众的注目下,成为另一种对棒球的关心。

总之,职棒元年到职棒6年,年平均票房皆破5千人次,可见当初的崎岖之路,已然成为一条平顺的坦道。

职棒的热战,製造了一批习惯消费棒球的衣食父母,然而这发展一步一步走来艰辛,消逝、由高峰转为低潮的发展,却来得至为迅速,积蓄长久的能量在一、两年之内全然耗尽,主要原因在于赌博放水事件已由暗地里的传闻,成为球员间的默契,打假球欺骗球迷感情成了最大的致命伤。

长久以来即存在于台湾球场外的赌博问题,此时更为明目张胆地影响球场内的竞赛。据传,一场热门球赛的赌资往往超过上亿元,从而令黑道势力企图控制球赛以赚取暴利,买收担任白手套的特定球员及其队友,唆使球员打假球。于是,放水事件在观众浑然不知的热情吶喊中上演,而组头与黑道则在赌胜负、赌差距、赌安打,甚至赌第几局得分等五花八门的赌制中,获取暴利。不从其所望的球员,往往在利诱之外加以威胁,令其不得不从。1996年8月2日,象队球员陈义信、洪一中、李文传、陈逸松、吴复连等5人,在台中遭黑道持枪押走,一定程度说明了棒球员所面临的困境。1997年上半季的冠军时报鹰,竟因全队多数球员遭到收押而以各队支援的球员组成「二代鹰」,与味全龙争冠,赤裸裸地呈现赌博的恶质化。

职棒赌博的手段几乎千篇一律是由黑道贿赂球员打假球,不是故意被三振,要不就是漏球或失投。球员精湛的球技却用来表演不露破绽的失误,棒球员的堕落莫过于此,对于棒球发展的冲击更甚于战绩的一蹶不振。

由于整个大环境持续不理想,中华职棒从1997年开始,平均票房便处于一、两千人的低档。职棒九年(1998年),时报鹰宣布解散。职棒十年(1999年),三商虎、味全龙亦不堪亏损,相继解散。台湾大联盟的经营更是惨澹,观众更为冷清,每场平均观众数曾仅有一千初头,其中还有许多持免费票入场的观众。在此状况下,有好几年时间,死忠球迷都只能在冷清的棒球场上,冷淡地面对台北棒球场拆除,以及郭源治满腔热血地回国效力。2007年到2009年,打假球事件接连发生,又让中信鲸队选择退场,也让热血苦撑、支持职棒的洪家兄弟心寒。而失望的球迷,则用一种又爱又怕受伤害的心情,偷偷地关心、冷冷地回应。职业棒球自此从高峰走向低谷。

当初职棒的走向高峰,往往有赖于国际赛的带动,2001年世锦赛、2004年奥运,以及2013年经典赛,均曾因国际赛表现出色,带动人潮回流。更有甚者,专业化的经营策略,也培养了特定球迷,例如强调立足台南的统一狮队;或者Lamigo猿队全新风格引人注目的啦啦队,以及全主场制的实施。

职棒发展之路,并非一帆风顺,但这种新型态的棒球运动,却在国族认同之外,另开了一条可能的棒球之路。职棒要经营成功,必然需在打造球队风格、球员形象经营,甚或营造公益形象、球场设施等途径上,建立品牌特色,赢得消费者认同。为此,球队的经营策略,必当从球队球风,考量到球迷的地区性、年龄层与性别等因素,让棒球不再只是为国争光,也让我们看到新价值的展现。走过27年的中华职棒,映照了民间社会的多元活力。

延伸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