影错荷花会错意

「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涟而不妖;中通外直,不蔓不枝;香远益清,亭亭净植,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。」

影错荷花会错意


形容荷花的美,人们都喜欢引用以上北宋理学家周敦颐名作《爱莲说》当中的一段。顺理成章,好摄荷花者,亦不乏以这段文字作为拍摄指引,视当中所描述的意境风韵为作品表现的终极目标。严格来说,笔者并非「荷粉」,但也多少尝试过类似的意境追寻。然而,坦白说,结果是强差人意。现实中的荷塘,要找到如文句所述的荷花殊不容易,更多的,只是生长得「立立乱」的一大堆。直至某天在 YouTube 胡乱浏览「折子戏」,看到电影《一代宗师》中的选段《老猿挂印》,指出招式「老猿挂印」的关隘不在挂印,而在回首,才恍然大悟,明白之前对以上文句的理解,绝对是资源错配。

影错荷花会错意

影错荷花会错意

原来整段文字的重点不在于从「出淤泥而不染」开始之后对荷花形神的描述,而在于最前面「予独爱莲之」五个字。忽略了这五个字,后面的描述就彷如权威之见;保留这五个字,则不难将整段文字理解为作者个人对荷花形态风韵之偏爱。言下之意,「予」所爱者,未必是阁下的心水,而「予」所不爱者,也未必一无是处。既然如此,大可不拘一格,尽情去拍,荷塘里可拍摄的题材多的是,可採用的表现手法多的是。

影错荷花会错意

影错荷花会错意

影错荷花会错意

事实上不少的古文赏析,都认为《爱莲说》用意不在于颂讚莲花。孤芳自赏,借花喻人,慨叹「同予者何人」,才是当中要旨。沿此脉络,回归摄影,拍摄荷花应不必局限于某类的形像、意境,以至手法、器材。重要的,是在拍摄过程之中,寻找出个人对荷花独特的喜好、观感与见解。要表现「出淤泥而不染」,不在于採用哪种拍摄手法,而在于自己对荷花摄影的想法;不在于作品中荷花的形像,而在于自己的作品在芸芸「宜乎众矣」的照片之中,能否表现出「同予者何人」的特质。原来,「不染不妖」并非对照片中荷花形像的要求,而是对摄影师的要求。

影错荷花会错意

影错荷花会错意

影错荷花会错意

可是,问题又来了。明乎此理又如何?这岂不是比之前偶然拍到一幅半幅看起来「不染不妖」的要求还要高?

说的没错,但这算得是问题吗?这正正是荷花拍摄的乐趣呀!

影错荷花会错意

 


相关文章 -
路边拾遗 ─ 莫名其妙的新田荷塘
还看残荷乱舞 ─ 从欣赏到拍摄
摄光写影 -
www.facebook.com/pageposer

 

延伸閱讀